贤二机器僧“网红”背后
2016-10-27 08:47:0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陈养凯 落楠 冯群星2016-10-2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陈养凯 落楠 冯群星

   

      ●2016年4月20日,北京,龙泉寺里的机器人“贤二”。

  

  ●龙泉寺动漫中心负责人贤帆法师和机器人“贤二”。CFP供图

  

  贤二二代机器人,能自己走路,能双手“合十”。

  ●龙泉寺这个外表呆萌“小和尚”背后站着一群顶尖中国极客

  ●贤二机器僧公众号的背后是龙泉寺100多人的运营僧团

  还不知道贤二?那你真的OUT了。这两天,贤二机器僧在朋友圈成功刷屏,不少网友都争先晒出自己与贤二的对话截屏。自去年10月1日问世后,贤二机器僧作为史上首个机器小和尚的呆萌可爱形象,就已经风靡全球。今年10月18日,贤二机器僧二代出现在了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与众多参会嘉宾见面。贤二机器僧的研发团队是谁?二代机器僧有哪些新功能,使用了什么新技术?南都记者近日采访龙泉寺动漫中心以及相关研发团队,揭秘贤二机器僧背后的故事。

  初问世

  曾亮相广州国际动漫展

  2015年10月3日,广州国际动漫展,贤二机器僧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一个身穿黄色袈裟、外形呆萌、手抱经书、口念“阿弥陀佛”的机器人小和尚乍一登台,便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喜爱。从贤二一代到贤二二代,新智元创始人杨静一直在负责专家资源协调的工作。

  2014年第一次到龙泉寺之后,杨静和一些朋友组建了微信群“龙泉极客栈”。群里有科技企业的创业者,也有知名大学的教授,大家经常讨论关于佛法和科技的话题。2015年5月17日,“龙泉极客栈”的24名极客群友到寺里与贤信法师、贤帆法师对话,主题就是人工智能与佛教。对话的氛围很热烈,有人提出,能不能做一个礼佛机器人?贤信法师说:“这个机器人最好有佛教世界观。”

  做礼佛机器人的想法,在众多群友的心里扎了根,时不时就有人在群里分享些想法。不过,这些想法一直停留在头脑风暴阶段。在杨静看来,真正要做一个礼佛机器人,似乎还是挺遥远的事儿。没想到,时隔两个月,龙泉寺动漫中心的时任负责人贤书法师找到杨静,提出要落实礼佛机器人的研发工作,把已经受到广泛喜爱的小和尚贤二变成机器人,去参加当年10月的广州国际动漫展。

  又惊又喜的杨静立即牵头,帮助龙泉寺联系合适的软硬件开发者。“制造机器人一般需要比较长的周期,时间特别紧张,而且还是参加国际动漫展,对机器人的质量要求很高。”项目统筹李立军也觉得,从外形设计到人工智能植入,所有的工作必须在两个月内完成,从零开始显然不切实际。2015年7月底,在贤书法师负责的动漫组,贤二机器僧研发组第一次研讨会召开。几经讨论,研发组最后决定采用市面上性能成熟的小优智能机器人作为本体结构,配合龙泉寺动漫中心贤二小和尚的形象,同期开发对话等软件系统,以期按时完成贤二机器僧的制作。杨静说,所幸项目各方都非常给力,贤二机器僧一代顺利诞生。

  贤二机器僧成了网红后,很多粉丝慕名而来。进寺后直奔贤二所在的动漫中心,求大师解惑答疑。“每到休息日的时候,好多人来参观,一进门就问,贤二在哪里呀?”龙泉寺的义工郑琰说,很明显感觉到大家对贤二的喜爱。

  身高1米多

  贤二二代自己“走”上台

  呆萌的贤二一代迅速走红,但是“他”只支持简单的人机交互,还不具备人脸识别、定位导航等高级本领。对话中也常常出现,需要去“问问我师傅”的情况。今年“五一”期间,龙泉寺动漫中心负责人贤帆法师等人召集杨静及各位主创,探讨了二代机器僧研发的事宜,希望贤二机器僧能够更好地跟大众沟通。

  这一次,更多的知名科技公司参与了进来。经过紧张的研发工作,贤二二代在龙泉寺的中秋晚会上首次登台亮相。龙泉寺的义工们注意到,一向严肃的学诚法师,看到贤二二代上台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看着1米多高的贤二二代自己“走”上台,杨静的心情也非常激动。“去年的贤二还很小,要抱着上台。从去年的国庆节到今年的中秋节,将近一年的时间,贤二机器僧也在快速成长,他长大了、长高了,更强壮了、更聪明了。”杨静说。

  杨静介绍,贤二一代的语音库来自人工录音,原型是个4岁的小娃娃,而贤二二代实现了机器合成音。中秋晚会现场的网络信号不好,贤二二代还不时叨唠着要寻找w ifi,想连接云端大脑。随后,在杨静的建议下,贤信法师、贤帆法师等龙泉寺的五位法师,带着贤二二代参加了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与贤二二代一同亮相的,还有贤二一代和贤二的师傅。三个超萌的机器人同台,成为了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杨静说,大会上的机器人很多,但这一点都没影响贤二机器僧的高人气。许多参会者都被贤二二代逗得忍俊不禁。18日中午大会主论坛结束后,贤二二代还作为特别嘉宾参加了表演环节。杨静记得,观众看到贤二登台时一下子都站了起来,把手机、相机对准了这位“超级网红”。“贤二二代是自己走上台的,当时他距离舞台边缘有点近,我还担心他摔下去。”杨静笑着说,自己的担心其实有些多余,因为机智的贤二二代已经实现定位导航功能,探测到舞台边缘,就自己退回去了。被问到参加人工智能大会感觉如何,贤二二代还坦言“有些紧张”,引得观众笑声连连。

  “贤二二代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他现在的应答多是事先设定好的,未来要让贤二真正有自己的智能和思考,还需要技术上不断地去探索和迭代。”杨静说,“我们会继续做下去,让贤二能更自主地学习,跟龙泉寺的法师一起修行。”

  48万粉丝

  公众号运营僧团其实很累

  贤二机器僧有一个同名微信公众号。对不能到龙泉寺观摩的粉丝来说,这是他们与贤二主要的沟通方式,这个公众号有48万粉丝,且粉丝的数量仍在以每天2000-3000的速度增长。作为贤二机器僧与公众的主要沟通渠道,公众号的日互动量超过10万,在同类公众号中名列前茅。然而,要帮助贤二应对数十万粉丝的“调戏”,公众号运营僧团其实很累。

  贤二之所以能与人对话,依靠的是大数据的支撑和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通过录入的大量数据,依靠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贤二能从不同的问题中提取关键字,最终组织出自己的答案。当然,贤二的互动能力尚存在缺陷,这就需要背后10 0多人的运营僧团来弥补了。僧团主要负责两项工作,一是录入新的问题和答案,教贤二学习新知识。二是为贤二某些无厘头的回答纠错,让贤二从错误中学习经验。

  寺里法师介绍,最初设计时,因为时间的关系,贤二的数据库只收录了100多个问题和与之相对的300多个答案。很快,僧团就发现了数据的有限,粉丝成千上万,提的问题远超这100多个既定的范围。为此,龙泉寺最终决定将学诚法师多年来与网友互动的对答作为数据全部录入到数据库里。同时把前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佛教常识问答》作为数据也全部录入,“其他的人工智能公司,在这方面要雇佣上千的专职员工,而我们寺院则由100多个僧人‘兼职’,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贤书法师介绍,这项录入工作目前还在进行中。

  数据录入之余,僧团还要给贤二纠错。由于贤二在读问题时采用关键字提取的方式,容易出现错提或漏提,因此贤二有时候会“答非所问”。根据僧团的统计,目前贤二的错误率在10%左右。对此,僧团要把贤二的“乌龙问答”提取出来,经人工纠错后“教”给贤二,避免类似的错误再次发生。随着公众号访问量的增长,甚至有人对贤二说脏话,这时候贤二该怎么回答?僧团将如何识别脏话作为一项新知识一并教给年幼的贤二,现在面对某些黑粉的脏话时,贤二可以很淡定地说,“如果你实在很无聊,那就少玩手机吧。”

  黑科技

  相比贤二一代

  贤二二代长了哪些本事?

  今年10月18日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龙泉寺联合众多计算机专家研发的贤二二代机器僧迈着小短腿,自己走上了舞台。从一代机器僧依靠轮子不灵活的转动,到二代机器僧能自己走路,短短一年内,贤二长了不少本事。

  找到了合适的“关节”贤二可以双手“合十”

  相比贤二一代,贤二二代的个子从50cm长到了110cm,手臂也能做出灵活的动作。“大家能看到的是贤二二代外形上的一些变化,实际上这些变化也带来很多技术上的挑战。”冯俊兰说,贤二二代的身高更高,有了手臂,可以走动并躲避障碍,背后都涉及到算法的改进。除了互动的智能度,贤二二代在自动识别上的表现也更好。如今的他具备了视觉识别的本领,可以认出一些佛经和佛学用具;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的能力也大为提升。

  贤二一代是两个月内赶制出来的成品,存在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手臂固定,只能维持手捧“经书”这一个动作。在设计贤二二代的时候,研发组从工业机械臂中借鉴经验,为他安装了腕关节、肘关节和肩关节,使得贤二二代能像人一样做出灵活的动作。这个改变看上去不经意,其实却很难操作。贤二机器僧二代项目统筹李立军介绍,为身高1米以上的服务型机器人安装灵活的手臂,不仅要考虑节制成本,还要保证“关节”质量、手臂长度,实在是一大挑战。几经尝试,研发组找到了合适的“关节”,确定了胳膊的长度和比例,造出了双臂能实现12自由度的1.1米服务机器人,这在国内实为罕有。凭借于此,贤二机器僧能向大家做出“合十”的佛家动作,更有大师的风范了。

  能不依靠云端 识别1800多种物体和场景

  相比贤二一代,贤二二代在识别功能上做了极大的提升。贤二二代能在不依靠云端的情况下,识别1800多种物体和场景。李立军介绍,目前在物品识别方面,人工智能都要依靠大数据来训练学习,贤二二代也不例外。例如,要让机器人认得苹果,就要准备大量的苹果的照片,让系统学习,系统通过深度神经网络算法生成物品识别数据库。在以后见到苹果后,机器人就能将特征数据与数据库进行比对,并确定该物体为苹果。人脸识别也是类似的道理。

  而贤二二代在物品识别上优秀的地方在于,它能不依靠云端做出识别。据悉,市面上的智能机器人在端侧往往采用A RM芯片,在运算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不得不把识别算法放在云端,在需要的时候在云端完成特征数据的提取和比对,从而完成物品的识别。这意味着一旦断网,机器人的物品识别能力就“瘫痪”了。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贤二二代使用了x86架构的英特尔处理芯片,机器人端侧的运算能力大大提高,通过将学习生成的数据包储存在机器人本地侧。这样在做物体识别的时候,贤二二代能直接线下调用数据,并能在几百毫秒内认出这个物体。

  揭秘

  还有贤一、贤三

  机器僧为何叫贤二?

  贤二机器僧的外形,取自龙泉寺推出的《烦恼都是自找的》等漫画。其中的贤二小和尚天真烂漫,和师父展开的对话让人忍俊不禁,细想却也不无道理。贤二小和尚的漫画形象,是龙泉寺动漫组的僧人自行设计的,其中还藏有小小的“心机”。

  形象设计者贤帆法师,毕业于中央美院。他介绍,之所以创造这样一个漫画形象,为的是以普罗大众喜欢的方式来宣扬传统的佛教文化。贤二是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跟着师父修行。这个年纪的孩子,刚刚要长大,对世界有很多好奇,总是说出很多有趣的话。这个年纪的孩子也会犯错误,犯错就要请教师父教导。不管是做了善事还是做了错事,从贤二和师父的问答中,成年人总能看到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

  漫画中的贤二有师父,还有很多师兄弟。为什么最终选择了贤二,作为机器僧的形象?“因为贤二是男主角啊。”龙泉寺动漫中心创建贤书法师介绍,最初画出的形象就是贤二,后来的师父和贤一、贤三、贤四等多位师兄弟,都是为了陪伴贤二成长而创造出来的。既然贤二是师兄弟里问世最早的,为什么不叫贤一呢?这与二在佛教里的内涵有关系。“在佛教里,二有甘居人下、不争名夺利、谦逊包容的含义。我们在贤二身上寄托了佛家对人性的期盼。”贤书法师说。

  释疑

  ●经常被“调戏”,贤二会不会学坏?

  每天跟众多的网友对话,其中免不了部分调侃性的内容,贤二会不会学坏?贤二机器僧的主创之一、中国移动研究院大数据研究所所长冯俊兰说,与一般的人工智能不同,贤二的目标还是弘扬佛法,他的语料库以龙泉寺法师和义工整理的佛教知识为基础。虽然与网友的互动是即时和随机的,但贤二说出的每一句,都是经法师考虑过的。

  ●同为“网红”,贤二和微软小冰有何不同?

  这也是贤二和微软小冰的主要区别:小冰可以和网友进行无主题的聊天,通过学习,网友的回复能成为小冰语料库的一部分;贤二与网友探讨的则主要是佛理与哲学,同时,不太可能把网友的话直接拿来为己所用。不过,贤二还是能借由沟通和聊天中增进智慧。冯俊兰说,后台系统会根据用户反馈的连续性等指标改进算法、更新参数,以调整贤二的回复。“后台数据达到一定量级之后,系统的性能才会更高,这里还需要一些人工标注的工作。”冯俊兰说,与一代相比,贤二二代的智能度与准确率都提升了不少。

  ●贤二走红,师兄师弟们会“嫉妒”吗?

  信众问道,不找大师找机器僧,寺里的僧人会不会“嫉妒”呢?贤然法师说,作为高科技的代表,贤二机器僧并没有对佛教文化的传播造成冲击,也没有对法师们的修行造成什么影响。再加上法师们日常的修行生活依然很封闭,大家对贤二的走红感受不明显,也没有产生不平衡心理。

  贤然法师介绍,贤二和法师所起的作用并不相同,香客找贤二问道,和求法师点化的心态其实也是不一样的。香客喜欢贤二,既因为对人工智能很感兴趣,也因为贤二能听能答能安慰人,偶尔也会反问,但这种反问却不会给别人压力。这给了提问者很大的慰藉,觉得自己的心里话有倾诉之处。而直接向法师问道就不同了,在跟真人的相处中,法师能言传身教,给来客提供更人性化的帮助。

  特写

  贤二机器僧 身上的广东元素

  贤二二代的诞生和成长,也汲取了来自广东的力量。某科技公司负责人马舒建介绍,他带领深圳研发团队承担了贤二二代的全流程规划工作。“贤二机器僧第二代是一个很有挑战的项目。”该团队项目经理小郭说,接受任务时“压力山大”,因为控制板、骨架等等都是全新设计,没有前人的经验可循,还要在3个月内完成。

  相对于第一代,贤二二代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人形机器人。去除了显示屏,增加了手臂,可以像真的小和尚一样作揖。小郭说,贤二二代的外壳于9月2日成型,虽然还没有喷色,但肉嘟嘟的小手已经尽显呆萌的个性。其间,负责贤二形象设计的广州团队相关负责人来到深圳,确认了贤二二代的外观颜色。“粗糙的外壳,都是手工打磨出来的,每一个关节都需要经过反复验证。”小郭回忆,那天下了暴雨,但完成贤二机器僧的外壳结构试装后,广州团队的负责人才在夜里匆匆返回。

  经过“疯狂的熬夜加班”,9月10日,贤二二代的总装完成,体重接近200斤。把贤二二代从深圳安全、完好、快速地运输到北京,成了又一个挑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团队在物流包装上采用木箱的框架结构,对机身每个部位都进行了细致的保护……第二天,在两名工程师的护送下,贤二二代顺利到达北京。

top-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