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农业科学院两年获得知识产权转让费5269万元
2018-02-08 09:33:00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叶青2018-02-08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叶青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是广东支撑农业产业发展的“大咖”,在探索科研成果转化方面经验丰富。从2015年科研成果转化收入3668万元,到2017年的7212万元,该院成果转化节节攀升,既实现了公益型科研机构的社会服务功能,又调动了科技人员的科研积极性。

  1月15日,广东省农业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平台暨广东金颖农业科技孵化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成为农业科技创新创业的一块“试验田”;

  1月17日,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清远分院签约暨揭牌仪式举行,意在探讨成果转化新模式;

  1月28日,广东省农业科学院蚕业与农产品加工研究所和广州白云山星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举行抗流感病毒桑叶“抗青10号”应用及规范化种植项目签约仪式;

  ……

  新年伊始,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动作频频。该院是广东支撑农业产业发展的“大咖”,在探索科研成果转化方面经验丰富。从技术转让、委托育种、技术服务作价入股到成立转化服务平台,该院不断尝试创新,促进科研成果落地,从2015年科研成果转化收入3668万元,到2017年的7212万元,该院成果转化节节攀升,既实现了公益型科研机构的社会服务功能,又调动了科技人员的科研积极性。

  转化“大户”常常走到田间地头

  该院的水稻研究所是成果转化“大户”,于2016年10月被广东省确定为成果转化改革试点单位。

  水稻产业的特点是要面对市场,决定新品种、新栽培技术直接面对农民农村,解决生产一线遇到的问题。因此,每育出一款新品种,科研人员就在广东不同生态区中寻找适宜的试种示范点,并召开新品种、新技术现场观摩会,邀请种子公司、农民前来观摩,让他们了解这些品种与技术等成果的特性,以便接受与推广。

  “所里老一代科研工作者,除了潜心研究外,常常走到田间地头开展技术推广工作,有些老专家一年中几乎有一半时间都在外奔波,推广过程特别辛苦。但延续至今,这仍是促进水稻成果转化的重要方式。”2月5日,该所所长王丰对科技日报记者说。正因为这样,该所的优质化育种走在前列,培育出的优质丝苗米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远销我国港澳、东南亚、欧美,有华人地方就有丝苗米。

  发展到后来,为了进一步提高我国粮食生产水平,该所参股投资组建了种业公司,促进新品种在全国范围内推广。2010年,转让“黄华占”品种,该品种现已在全国9个省市推广,累计种植面积超1亿亩。

  2015年10月1日,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实施以后,国家和地方出台了许多配套文件,这为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成果转化注入一剂强心剂。2016年,该院成立了“科技成果转化委员会”,水稻所也成立了“知识产权管理与成果推广中心”,同时院所两级都制定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技术入股管理办法,明确科技成果转化收益中研发转化团队分配比例不低于60%,营造了科技成果转化有章可循的政策环境。

  2016年以来,水稻研究所与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省内外种业企业共签订品种使用转让协议23项,获得知识产权转让费5269万元。

  让水稻品种卖出好价钱有秘诀

  究竟有何秘诀可以让水稻品种卖出好价钱?王丰表示,农业水稻品种转化要从市场、种子公司实力等多方面进行整体判断,不能仅以成果的表现数据来判断,要和市场相结合。“有时自己从专业角度认为该技术值1千万,可受让的公司缺乏购买和转化能力,也得委曲求全,才能‘嫁’出去。”

  “广8A”和“泰丰A”是该所花费近10年的时间选育出的杂交水稻优质不育系,利用其组配育成的系列杂交水稻新组合,米质优、产量高、抗病性强,深受农民欢迎,种子销售逐年提高。

  去年初在转让“广8A”及其系列杂交稻新成果中,该所创新转化方式,采用了邀标形式。“我们先后向国内多家种业公司发出邀标通知,并明确转让底价。”王丰回忆道,总共有3家公司参加招投标会,最终广西兆和种业有限公司以1508万元中标,创国内杂交水稻市场品种转让新纪录。

  买家代表说:“我们愿意出高价购买,一方面是对其经济前景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是表达对科学家工作的尊重。”

  王丰坦言,其实每一次转化都遇到不同的“拦路虎”。对科研人员来说,其中最大的困难在于缺乏转化经验,不熟悉市场,从而对转化价格拿捏不准。“就拿此次转化来说,我们心里一点也没底,不知道究竟卖多少钱才对得起该技术成果,要卖给谁才能真正对于推广该技术有利,最终才采用了邀标方式。”

  “促进品种的推广应用,促进农业提质增效,才是农业科研成果转化的最终目的。”王丰强调。让他最为满意的是,中标单位高价获得“广8A”品种使用权后,在广西、湖南、福建、安徽等地成立子公司,专门推广、销售,近一年来该系列组合种植面积迅速增加,全国年种植面积从2013年的30多万亩迅速上升到现在的200多万亩。

  更重要的是技术可持续释放

  “水稻产业要不断寻找新的转化方式,根据不同的成果特点,不同的受让成果对象,采取灵活多样的转让方式,才能提高成果转化收益。”据王丰介绍,对于院所有参股的企业,在新品种转让方面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一次性转让全部使用权,并一次性付清全部知识产权使用费;另一种是先付一定比例的品种权使用门槛费,在今后的制种经营过程中,每销售一斤种子再提取一定奖金。

  但在王丰看来,直接的成果转让仍不是农业技术的最佳途径。他通过梳理多年的成果转化经验,认为一锤子买卖见效快,可不长效,农业成果转化应考虑让技术成效长期释放。

  广东省农科院科技合作部处长刘建峰表示,该院的“高招”在于进行全产业链的科技服务,即整合全院的农业科技专家资源,组建若干个专家团队,开展良种良法、生产管理等全产业链技术指导和帮扶,探讨如何使农业科技成果转化具有持续性。

  成立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平台和广东金颖农业科技孵化有限公司,正是该院的另一探索。前者通过平台集聚专家、技术,为企业提供精准技术服务、寻找创业团队,目前已有30来家农业龙头企业入驻;后者为农业类专家提供创业平台,促进科研专家和农业龙头企业成立项目子公司。刘建峰表示,这是农业科技创新创业的一块“试验田”,目的在于通过项目形式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该院在强化科技创新能力建设的同时,着力对接地方产业的农业科技服务需求,让成果直接与地方需求对接,现已与地方合作建设了地方分院7个、现代农业促进中心3个、专家工作站及特色研究机构、企业研发机构一批,全方位促进农业科技成果的转化推广。

  题图 利用“广8A”不育系培育出来的水稻品种新成果,创国内杂交水稻市场品种转让新纪录。受访者供图

  采访手记

  寻找利益平衡点 才能真正激发成果转化

  “仅从每年的转化数额来看,我们好像是赚了些钱,但那些得到转化的品种,仅仅是水稻育种成果长河中的几朵浪花。然而,从事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的人员,很多一辈子可能都无法拿技术成果进行转化。”王丰强调,科研成果转化中,更应该处理平衡好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间的关系。

  科学研究是一个系统工程。以水稻育种为例,要生产出好大米,必须培育出高产、抗病、优质的水稻品种。在耕地面积下降、人口增长、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培育出好种子对水稻育种科技人员而言,难度更大。如果没有生理生态、种质资源、生物技术等这些育种基础研究的支持,育种科技人员可真是要遇到“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局面。应用研究离不开基础研究的支撑,可在基础研究领域的成果由于不能马上产生效益,因此难以实现成果转化。正确处理好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的关系,也是科研成果转化中不可回避的话题。

相关新闻
top-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