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学研”模式成科创企业经营首选
2017-10-18 08:46:00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张柳静2017-10-18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张柳静

    2017年“创客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全国总决赛近日在广州举办。其中,来自广州刘桥的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项目获创客组一等奖,来自北京泓慧国际能源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飞轮储能技术服务提供商项目获得企业组一等奖。记者发现,参与角逐的项目中有九成属于科技领域,而产学研模式也成了这些科创企业的首选。那么,目前科创企业在“产学研”模式上现状如何?企业、高校、科研机构还可从哪些方面进行改善,让科创企业从中获得综合优势? 

  现状:“产学研”实现生产要素有效结合 

  记者采访科创企业时发现,“产学研”模式成了大部分创业项目不约而同的选择。通过股权结构、利益分红等,科创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等进行课题研究、产品研发,甚至还有销售渠道的合作,为创业企业减轻了不少空间、人才等成本,更快地实现产业化。 

  作为“无甲醛快速检测DNA银染试剂盒”项目创始人,卢君杰认为“产学研”模式可以更好地连接高校及市场方面的资源。“与高校学者一起研究课题,并借助学校实验室来开发新产品。”这样的合作也为项目研发省去了不少资金成本。另外,该产品主要面向高校实验室,通过这种模式,也能直接将试剂销售给学校或科研机构而不用经过中间渠道。“保持薄利多销的优势,还能直接收到来自学生和教授的反馈,更好地实现产品更新迭代。”卢君杰说。 

  “高镍三元正极材料”创始人刘桥也采用了这一模式,与高校建立起课题合作研发,利用相关学院的实验室和基础平台来研发三元材料。而借助于“产学研”模式,“人脸识别安防巡检机器人”创始人刘亚军已与公安、海关等政府机关建立起联系,还得到了中科院、公安部的技术支持,两年内就将初代产品研发了出来。 

  “产学研模式有利于发挥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的各自优势,整合资源,促进科研成果市场化。”幻实科技品牌总监安福双认为,科创企业大多规模较小,没有很多专业研究人员,利用这种模式可以大大降低成本和风险,加快发展。 

  据了解,截至2016年底,广东省省部院产学研合作累计财政投入50亿元,带动地市财政投入200多亿元,社会及企业投入1000多亿元。据了解,近三年成果转化收入则达到了1538亿元人民币,成功孵化了1000多家企业。 

  发展:深度合作面临资金等方面压力 

  如今,我国产学研合作协同创新在政府支持下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也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从采访来看,有些科创企业对“产学研”合作上仍存在误区,只是以“商品”态度来对待科研,希望能快速见到科研成果,而对长期的科研合作缺乏耐心。其次则体现在知识产权上,有些科创企业会忽视知识产权,滥用他人科研成果。这种现象也损害了科研人员利益,同时降低了他们参与“产学研”合作的积极性,不利于协同创新。 

  记者了解到,目前大多数科创企业在“产学研”合作上还是处于浅层阶段,若想深度合作则面临着来自资金、市场和效益等方面的压力。“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参与产学研合作的科创企业需要面临较大的科研方面的资金压力。”卢君杰表示,这也使得一些企业无法从事产学研合作。 

  同时,科研人员也未必了解市场需求,“科研成果的初始阶段是不完善的,需要企业方面到市场中去检验,之后再将不足反馈给相关科研人员来改进。”据刘亚军透露,科创企业在此过程中会面临来自资金、市场等方面的压力,“前两三年基本上只有投入,没有收益,而且动辄上百万。”这些都会限制企业去进行深度产学研合作。 

  针对这些状况,袁志彬认为,目前我国企业绝大多数还不具有产学研合作的主导地位和能力。要想取得较好效果,“企业要拥有自己的研发机构和研发人员,并能自主地提出研发要求和具有市场开发能力。” 

  而市场方面,“要严格调控虚拟经济和垄断行业的盈利空间,引导更多资本和人才资源进入到实体经济中来。”袁志彬认为,应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导向应该是只有科技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才能赚取大幅利润,这样才会引导大量资本到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成长性投资,才会出现科技创新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 

  合作:多种形式共存成产学研合作模式 

  记者了解到,目前产学研合作方式有很多,以企业为核心来看,则包括企业拥有自主独立的研发机构、联合多方在企业共建研发平台、组建产学研战略联盟、搭建科技成果转化和孵化公共服务平台等。 

  “企业拥有自主独立的研发机构的优势是产学研合作可从市场需求出发,以产业化重大项目为牵引,与科研院所合作,能聚焦突破关键技术。”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袁志彬表示,通过企业在产品工程化、市场化方面的经验和高校、科研院所在学科、人才、试验平台等方面的基础优势,围绕关键技术联合攻关。 

  他以上汽集团与上海交大、同济大学等单位合作为例,认为这种模式在开展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研究,燃料电池汽车、混合动力汽车和电机、电池、电控等关键零部件方面都取得了一系列突破,将产品推向了市场。“这一模式是比较成熟和理想的产学研合作模式,不过还有不少企业并不具备独立研发机构。”袁志彬说。 

  而共建研发平台的特点是由企业、大学、科研院所共同投入资源建立平台,以平台为主体进行科学研究,促进产学研各方人才、技术、信息的交流和融合。如宝钢集团就先后与上海交大、东北大学、钢铁研究总院等8所院校开展战略合作。据了解,在这种合作中,企业会具有主导权,科研机构也有一定决策参与权。 

  至于产学研战略联盟,是由企业和科研机构围绕创新技术创制、共性技术攻关组建相应的产业技术联盟,集中优势力量实现产业技术创新,政府或行业协会围绕产业的瓶颈问题而搭建产学研合作平台。“企业和科研机构具有相对平等的参与地位,但相对来说比较松散,需要有明确的合作任务。”袁志彬认为,如果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和保障机制,这一模式长远来看可能不太有效。 

  记者采访中发现,以上三种形式中以企业为核心的产学研合作模式,合作程度较为紧密。“多种形式的模式共存,可能是当前和今后我国产学研合作的现实局面。”在袁志彬看来,中长期发挥产学研战略联盟和在企业设立联合研发平台则是今后努力的方向。 

 

相关新闻
top-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