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广州创投生态 将诞生更多“独角兽”
2017-06-19 10:15:00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江珊2017-06-19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江珊

  在17日晚举行的中国风投论坛首届金投奖颁奖典礼上,广东中科招商董事总经理谢勇代表公司捧回了“2017中国最具影响力投资机构TOP20”及“2017中国先进制造领域投资机构TOP20”两座奖杯。

  回忆起2009年筹建广东中科招商,谢勇总爱提起一个细节,“我是背着双肩包,一个人从北京来到广州”。从“0”到“1”,再到目前基金总规模超200亿元,管理创投与股权投资基金达40只。谢勇把自己比喻成果农,而广东中科招商就是他躬耕果园,栽种出的创投大树。

  风投论坛为广州奉献了一场风投界的头脑风暴,更是让全球风投业近距离感受广州。对于广州打造“风投之都”,本土创投机构如何看待?又将如何参与其中?谢勇接受《南方日报》专访做了精彩分享。

  打造“风险投资之都”还缺什么?

  应在广州提供长期投后管理服务

  南方日报:一直以来,广州金融业滞后于区域经济的发展,但近年来在多项指标的增速上领先全国各大城市。如今,广州提出要打造“风险投资之都”,您认为最需要引进或者培养什么样的风投机构?

  谢勇: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广州发展创投业会经过先起量再提质的过程,但是一定要先有量。从广州市发布的数据来看,带有各种背景、专业禀赋、规模的资本都在加速集聚广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因为资金和项目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这些资本进入广州,对现有的项目和风投机构都会有促进作用。

  创投机构聚集广州,第一步是带来了基金总规模的大幅增长,包括外来资金流入,和留住了本土资金。下一步更重要的是要让资金流向广州的企业。投资完成之后,创投机构还要成立一支综合素质很强的团队,对广州高科技企业提供长期完整的投后管理服务。这里包括了创投中“募、投、管、退”中的前三个环节。

  创投首先是资金密集型行业,然后是智力密集型行业。我认为,从量到质的飞跃,标志性的改变是广州走出了一批“果农型”的创投主体。阳光雨露靠政府政策,施肥修剪得要创投来干。广州乃至广东要实现创新创业与产业升级需要“果农型”创投机构,与“游牧型”创投机构相比,果农们会在当地开垦果园,不断地对果树施肥和修剪枝叶,果树才能结出硕果。也就是说,建设孵化基地、为初创企业注入资源,提升企业竞争力。

  本土创投龙头能做什么?

  助力行业巨头引爆产业链创新

  南方日报:广东中科招商近年来与珠三角地区多个地方政府合作设立了政府引导基金,您也是第十三届广州市政协委员中市场化专业创投企业家的唯一代表。中科招商作为本土龙头型的创投机构,能为广州金融业和产业发展发挥什么作用?

  谢勇:广东中科招商2009年在广州成立,过去投资了广州香雪制药、广州杰赛科技、佛山东方精工、惠州中京电子、广日股份、硕贝德科技等,这些企业后来都成了上市公司和当地产业巨头。中科招商也发展成为一支扎根本土的龙头创投机构,目前,公司共管理着40只创投与股权投资基金,总规模超200亿元,并且在全省率先构建了覆盖省、市、区(镇)的三级创业投资基金体系。

  一路走来,中科招商也在转型,投资领域从Pre-IPO前移到了中前端的创业项目。这与大环境一致,今年以来的IPO过会率只有73%,所以越来越多的私募转型向创投领域。这些年我们投资了一批初创企业,创始人有的是90后,有的是从传统行业寻求转型,都很扎实肯干,有过硬的本事。我觉得应该有更多的大型企业和资本做这件事。

  此外,中科招商还要拉上产业龙头一起投。通过融产创新,与产业龙头在源头上形成合力。中科招商与酷狗音乐合作成立了一只专投文化产业基金,酷狗的线上资源很强,有线下产业链的投资整合的需求,而资本可以帮助他们实现。

  17日,天河风投大厦正式揭牌,这是天河区扶持股权投资的一次突破性的尝试。我们旗下的零壹金服也成为首批进驻机构,这是一个互联网股权投融资平台,平台集合了100名来自行业龙头的企业家和创投家,可以帮助企业家快速熟悉创投理念,更能让精品项目找到资金。

  我们注意到广州开始出现一些专家型的创投团队,和过去财务、管理型不同,他们在医药、装备制造、信息技术等领域有深厚的专业知识积累,但是小的创投机构,人力资源都有限,投后服务能力不足。类似零壹金服的平台可以为这类机构提供完整的投资顾问服务,解决他们发展的痛点。

  资本来了,广州怎么用?

  鼓励长线资本进入重点产业领域

  南方日报:发展风投资本的目的是要助推广州新经济领域产生新动能。您认为,政策环境可以如何引导资金发展重点产业项目?

  谢勇:一个数据很能说明问题。今年初,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了《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成为中国“独角兽”企业(估值达到10亿美元的企业)主要集聚区域,“独角兽”企业数量分别为65家、26家、12家和12家。这份报告里,广州的“独角兽”企业只有2家。

  我认为广州从不缺乏“独角兽”苗子。之前有网易、UC、酷狗等一批企业,现在却减少了,为什么?广州创投机构小而散可能是原因之一。所以,广州培养出一批龙头型创投机构非常重要。

  创投界也呼吁广州在“募”和“退”两大环节提供政策上的支持。首先是募资,建议政府鼓励长线资本与大型市场化的创投机构合作。

  现在社会环境对创业项目的容错率有所提高,但是一些投资周期长、风险高、回报高的基金项目仍然面临募资难的问题。这和我国发展私募的历程有关,最早是大型国企上市公司开始投资,第二批是民营企业老板,最近才是大型的央企和金融机构。这些LP(一般指出资人)体量很大,风险偏好也偏稳健,所以一直和风投资本的特性不太匹配。

  国外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风投资本LP主要是来自社保基金、校友基金等,进行的都是8年以上长线投资。试想保险基金10年内年化收益率都是10%,那就是非常令人满意的数据了。相反,国内的基金有时候会遇到LP要求3年就分红,这不利于形成健康的风投生态环境。

  在“退”的领域,一方面,广州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在组建政府引导基金时引入与创投特性接轨的激励机制;另一方面,在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时,建立起更适合中小型高新企业融资的股权交易市场。

相关新闻
top-p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