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埋首研发创业“人工皮肤”国内首创
2017-06-13 09:14:00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丁侃2017-06-1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丁侃

 

  佘振定

 

  5月22日至26日,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光明新区的佘振定博士作为深圳市17名基层党代表之一,参加了此次大会,成为光明新区成立10年来,首批当选的省党代表之一。

 

  对于光明新区,佘振定感情深厚,不仅创业立足在光明,把家安在光明,更说服众多创业小伙伴把房买在光明。“这里环境好、远离市区浮躁,能够安心搞科研,很像学校三点一线的生活。”正是这样的心态,佘振定带领团队,在光明沉下心来踏实做研发,在生物医用材料这个高风险领域努力开拓,让国产医疗器械走向高端,逐步参与全球竞争。

 

  如今,转眼就是7年时间,创业度过最困难的生存期,不少研发成果已完成临床试验,即将走向广阔的市场,如公司研发的人工皮肤适用于大面积真皮缺损的再生修复与功能重建,是国内首创,具有国际领先水平,市场潜力逾百亿元。他创立的深圳兰度生物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度生物)即将迎来成果收割期!

 

  触痛:国外公司的垄断暴利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是清华的校训,在佘振定身上展现出了清华学子的一股韧劲。出生在湖北荆州的他,拥有超强的学习能力,2000年就读于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本科保送直读博士,2009年拿到清华大学生物材料方向的博士学位。博士期间,作为清华大学与解放军总医院联合培养的博士,他在医院待了3年,每天与医生、护士打交道,对医院的各种情况有了深刻的了解。

 

  由于其博士研究方向是生物材料,在301医院开展合作研究期间,他发现国产医用耗材多是中低端产品,很多高端产品都被国外进口产品垄断。“比如最常见的心血管支架,10多年前进口支架都是两三万元一个,而国产支架上市后,价格很快降到1万多元,甚至几千块钱。”在没有高品质国产同类产品出现之前,中间巨额利润都被国外公司挣走,而费用则由国内患者买单。

 

  这一现象的存在也让他认识到,如果创业,不管是进口替代还是原始创新,在技术上实现某些突破,在某些细分领域就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还未毕业,佘振定就开始筹划创业,并积极为创业做准备,选修了各种财务、法律、管理方面的课程,并寻找创业伙伴,同时做了一些技术积累。毕业后,作为过渡,他还是走向了科研院所。毕业之际,时任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的刘伟强无意中看到他的简历,向他抛出“绣球”,要他负责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生物医用材料及植入器械重点实验室生物材料方向的建设。2008年他来到深圳,与这座创新的城市结缘。

 

  “当时深圳的生物医用材料产业处于发展初期,很多公司还没有发展壮大,相关的扶持政策力度很小,而实验室的发展必须有项目有资金做支撑。”为了引起深圳主政者对生物医用材料的重视,佘振定就开始调研起草各种产业报告、白皮书,利用各种会议发表言说,争取深圳市在政策上重视这一产业,给予相关资金扶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9年深圳率先推出互联网、生物医药、新能源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宣布每年对每个产业投入5亿元支持发展,在新兴产业上抢先布局。

 

  随着政府的资金扶持到位,佘振定负责的重点实验室在项目研发上不断发力,方向就定在自己熟悉的创伤修复、口腔、骨科医用材料等领域。“我的博士论文做的是肝脏再生,属于最复杂也是最难的研究领域,需要比较深厚的学术积累,但离产业化还非常遥远。如果相关技术积累在皮肤重建、骨再生等领域开拓,更容易做出产品。”

 

  创业:成立公司专注研发

 

  创业是艰苦的。佘振定是他博士同学中为数不多的选择创业的人之一。而他的本科同学中出现了不少创业者,比如铁血网、美团网都有他同学的身影,这也激发了他创业的热情。

 

  在看到人工皮肤这一领域在中国巨大的市场需求后,创业的念头再次复燃。在读博士期间,作为班干部的他,曾组织过一次人生选择的讨论。进高校、国企或从政是大多数同学的主流选择,而他却大谈创业。正是这种认知,在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做科研的同时,他也在为创业做各种准备,实验室就是他创业的起点。

 

  为了能够研发出市场需求的产品,佘振定向院领导提出要求,希望能给几个招聘名额,得到了副院长刘伟强的支持,很快组建了最初的科研团队。他同时把在北京读博的两位师弟拉拢在身边,启动人工皮肤的研发。

 

  “在学校实验室里做研发,面临很多困难,研发出来的产品需要生产,需要检测,这都需要大面积的研发测试空间。”为了实现产品市场化,他开始募集资金,启动创业计划。“创业也得到了研究院的支持,最早的100万元资金就是刘院长支持的,我自己也东拼西凑了数百万元,作为创业的启动资金。”

 

  2010年初,为了能够找到合适的研发环境,佘振定开着车跑遍了深圳的各个区,西丽、清湖、观澜、坪山、光明、龙岗……只要是有厂房出租的地方都会过去看一下,了解租金价格和环境。

 

  最早看好的地方在观澜,当时已经确定了价格,交了两个月数万元的房租,并亲自参与装修设计。由于没经验,研发设备需要5米层高,而所租的厂房空间高度不够,无法放进研发设备,无奈之下,他只能找到房东哭穷要求退租。“那老板人挺好,听说是大学生创业还是非常支持。仅收了一万元的违约费,就把剩下的钱退还给我了。”一切从零开始,碰到什么难题解决什么难题,这就是佘振定的选择。

 

  在招商局光明科技园,当时还是一片在建工地,盖好的楼房仅有4栋,其他都在施工中,“低密度、绿化好是第一感觉,看过后就确定是这里了。”

 

  2010年初,深圳兰度生物材料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当时注册资本仅100万元,由清华大学数名博士和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联合发起,致力于生物医用材料和高端医疗器械的研发和产业化。

 

  布局:开发梯队产品化解生存风险

 

  金牛座的佘振定是个非常沉稳的创业者,善于规划布局,在公司成立之初,便确定明确的发展路线。生物材料,在佘振定看来是一个高风险的产业,研发周期长、投入资金大,不像互联网公司创业,做医疗的需耐得住寂寞,至少坚持10年以上,还得突破得了资金瓶颈。

 

  由于医疗用品涉及到的领域很多,仅生物材料领域就有很多细分,如果能够专注于其中一项,只要打开市场就会迎来巨大收益。目前国内不少公司专注于某个细分领域,最后都成功走向了资本市场。因为做研究需要,佘振定对行业的情况非常熟悉。

 

  “如果仅仅专注于一个领域,未来能否打开市场完全不能确定,中国的医疗器械和药品一样,都是审批制,政策性风险很高。”佘振定介绍。

 

  为了公司长远发展,在专注于核心技术创面修复材料领域的同时,兰度生物也把研发方向定在了口腔医用材料、骨科医用材料等高端生物医用材料的研发和产业化。

 

  “医用材料有技术要求高的,也有技术相对较低的。对于公司生存来说,前期先布局一些低技术的产品容易打开市场并熟悉渠道,获得赢利,维持公司的可持续性运转,而这一类的产品竞争往往也很激烈,利润率相对较低。”佘振定介绍。为了确保公司能够很好的存活下来,在不断寻找融资出路的同时,兰度生物也设法谋求自我“造血”发展。

 

  在创业的道路上,佘振定不断鼓励自己,“一家定位于医疗健康的企业,需要为缓解和消除疾患孜孜以求,持续地创造优秀的医疗产品,并让员工的生活日趋美好。”在他眼中企业家精神不在于拥有多少财富,而在于利用自身的才能和艰苦奋斗,协同更多的伙伴,持续地改善世界。

 

  如今,他带领的创业团队已经度过了生存期,部分产品已经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并上市销售,人工皮肤等产品将填补国内空白。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牵涉他的精力越来越多,他放弃了原来清华研究院重点实验室的职务,于2014年选择离职,彻底投入到创业当中。

 

  截至目前,兰度生物自成立以来先后获得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英国际合作、“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以及广东省、深圳市等多项科研经费支持。累计申请国内外专利64项,已获得授权42项。此外,与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共建了清华研究院兰度生物材料研发中心,2015年获广东省科技厅批准成立“广东省兰度再生医学院士工作站”, 2017年获批成立“深圳市医用高分子植入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兰度生物具有了国际一流的研发和检测平台。

 

  收获:获得资本认可估值超12亿元

 

  2012年7月20日,佘振定发了一条微博“闹钟定在七点半,却总是在五点多醒来。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不淡定,难以深度睡眠”。字里行间透露出公司成立两年多,正在面临着各种挑战,其中资金的瓶颈就是最大难题。

 

  早期创业,投入资金较多,研究院技术入股以及天使投资人600万元的支持,在建完第一个GMP车间之后已所剩不多,缺乏可持续发展的资金,随着人员队伍的扩大,公司日常运转处处离不开钱。

 

  寻找资金支持,就成为佘振定不断奔波的事情。由于毕业即开始创业,也没有经过临床验证的产品,兰度生物早期并不被资本市场认可。创业前两年融资特别难,而自己对融资也并不熟悉,犯了很多错误。最早接触的风投机构是深创投,当时谈了几轮,但是在最后深创投内部表决时,没有获得通过,主要是担心风险过高。

 

  后来的这轮融资是九鼎的黄晓捷个人投的,公司估值进行了压缩,融资1000万占了公司股权8个点。“不能断现金流”这是对佘振定的考验,也是兰度生物生死攸关的资金。

 

  为了公司活下来,佘振定自我限薪,早年长期保持每个月1万元左右的薪水,其他高管一律向他看齐,直到近期才考虑逐步与市场接轨。同时通过股票期权来凝聚骨干团队,调动员工的积极性。艰苦奋斗7年多,佘振定最感到抱歉的就是核心创业团队,虽然也有抱怨,但这么多年一直不离不弃。

 

  光明新区为兰度生物专注于技术研发提供了较好的环境,研究成果最终得到突破。佘振定介绍,公司研发的人工皮肤适用于大面积真皮缺损的再生修复与功能重建,是国内首创,具有国际领先水平,市场潜力逾百亿元。公司人工皮肤产品即将获得CFDA上市许可,预计年内可实现销售额4000万元,未来3年公司的收入预计将超过3亿元。

 

  正是这种专注的投入,兰度生物引起了众多风投机构的关注,估值也一路水涨船高。2014年完成2800万元的A轮融资,2015年完成3500万元的A+轮融资,2017年完成4000万元的B轮融资。目前估值已经超过12亿元,从成立至今,先后获得国内顶尖投资人和投资机构风险投资逾1.25亿元。资金保证和人才团队的稳定已经成为兰度生物快速发展的基础。

 

  目前,随着核心产品即将推向市场,兰度生物开始从重研发转向研发市场并重的阶段。为了适应公司的发展,他在2016年开始了中欧EMBA的学习。作为一家医疗科技公司的掌舵者,佘振定考虑的是未来10年20年的发展。谈起未来,他想在自有产品线的基础上,结合资本,加强自主研发,并不断投资与并购,力争成为有全球竞争力的医疗科技企业。“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智慧和汗水可以浇筑出美好的未来。”微博中,他写下这样的一段话。

 

相关新闻
top-pic.jpg